连续失败创业者,请问你,是什么垃圾?
连续失败创业者,请问你,是什么垃圾?
大公司“高薪养残”,初创期怎么用大公司出来的人?
大公司为什么会愿意花高价养一群螺丝钉呢?
春节带娃游学新西兰之见闻
春节前后的三个星期,头一回跑到南半球,去了新西兰,一直住在惠灵顿,2月底才回国感受大北京的雾霾,今天简单整理一下,记录我在新西兰的见闻和感受。
【投缘帮】说明书(V2.0)&入帮操作指南
可以把【投缘帮】看成是一个针对运动员的【教练+陪练】机构。
江浙沪6日游,讲3.5次【18个月创业周期论】
上周的江浙沪之行收获不小,所以,也很累,从上周一到周六,6天5晚,一共睡了不到20个小时,讲话(讲课)却远远超过50个钟头,到周日回北京补了10多个钟头的觉,今天才来得及补写流水账。
18个月,【路演360】做满60期,做个小结
除了污衣派各个项目的日常跟踪监测与答疑,每个组还要再分别负责一个活动运营项目,迪哥这一组当然就是继续负责【路演360】,这是我们内部孵化的第一个子业务,到现在也刚刚走完第一个18个月,如果把【路演360】作为一个单独的创业项目来看,也是时候做一些阶段性的总结了。
给一个欲速则不达的创业项目的建议
我觉得团队应该自己做客服的原因是“只有战斗在一线才听得到炮声”,客服都让别人做了,那么用户有什么反馈其实也听不到了,以后如何改进产品和服务?
创业公司的“中等收入陷阱”
业务核心基于实体产品或线下服务的创业公司,在度过最艰难的起步期之后,现金流可能很快转为正,也就是俗称的盈利了,我认为这个阶段恰恰有一个陷阱,因为收入规模在这个阶段往往也不是特别高,姑且就称之为“中等收入陷阱”吧...
区块链媒体已上千,最后能剩几家?
一个媒体的正常的商业模式需要沉淀多年,按照“币圈一日世间一年”的节奏,他们是等不了的,于是,现在币圈的很多媒体已经在用非常无节操的姿势也去割韭菜了,这个周末就在流传的一个200阅读量的自媒体收10万发稿费的消息在小范围传播着,这消息无论真假,那简直就是媒体创业召集令啊!我相信已经有几千个小编在一边唾骂着这种无底线行为一边在暗自筹备着做自己的区块链媒体了!
消费升级,服务升级,效率升级,技术升级
我认为消费升级就是服务升级,服务升级的本质是效率升级,而效率升级需要依靠技术升级。
第4期【链化未来】,许志宏说,VIE该完蛋了吧?
周五的下午是【链化未来】线下沙龙的第4期,依旧是在我们办公室的路演厅里举行,这次我请了许志宏过来,他是知乎的早期员工,雪球大V,财务自由之后才折腾创业的,本来是要搞个新三板的媒体,后来看新三板那个惨样儿,他就毅然决然的去云南挖矿了,然后,就赚钱啦。
孵化【小宝手语】,为2700万聋哑人做点事
在接触邹文强之前,我对这个群体是缺乏认知的,现在我知道了,有2700多万中国人,是不能像你我一样正常的用声音来交流的,我很高兴能遇到邹文强这个93年出生的年轻人,并且可以给他做的这件事情提供那么一点点的帮助,他以及和他一起做【小宝手语】的两位小伙伴,这三个90后小男孩,都是正常的健全人,他们正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周鸿祎比那个“92年女生”单纯多了
周一,汤小芒在我们办公室跟拍了一整天的【图说创业】,这是第10期,轮到我们自己了,【缘创派】在来广营的办公区三年,这还是第一次以我们自己的工作为主题的摄影。(老王创业日记143:关于【图说创业】的一点点思考)
路演360,办到第50期,吹过的牛逼逐步实现ing
昨天周二,中午带周晗跟左文建一起吃了饭,我们准备研究一下对于成长中的技术开发者群体,从创业方面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做的,目前看起来有了些思路,需要再细化一下,如果能做起来,对于当下创业圈比较匮乏的“技术合伙人”这个角色,会有较好的进阶路径可以提供给他们。
老王创业日记138:三个爸爸投资【游学圈】,湖边开会算不算很浪?
本来要昨晚发这篇的,那样至少不能算是拖到了第二周,结果汤小芒同学的第7期【图说创业】新鲜出炉了,我看这期排版更好看,就决定给她上头条,我这篇迟到的日记(快成周记了)只能在周一发出来。
5000万盘子的天使投资基金最苦逼,有钱不如撸搜狗!
因为上一篇日记《回归A股,360市值涨到3600亿没问题》提到一位新做基金的朋友来讨论VC架构设计和投资策略的问题,我当时提了一嘴,有些朋友就在后台问我,文中我提到的5000万、1亿、2亿等几个不同规模的VC基金的投资策略到底该如何确定,今天在流水账之后我会详细讲讲我对这个规模区间的天使投资基金的看法,希望对那些正在募集早期基金打算从事VC工作的朋友有一些借鉴意义。
为什么你订了【得到】,却什么都得不到?
这周一的上午,中岭燕园基金的吴老板来坐了坐,我把【投缘帮】的情况跟他讲了讲,他们是在医药领域投早期和中期,虽然可能在互联网方面做得不多,但我讲的这一套整体逻辑他是很容易理解的——投缘帮的模式就是个四不像的创业者教育体系,如果非要给个对标的模式,那就是义务办学+校友捐赠,从商业上来说,不是很好的赚钱模式,但对用户端是非常友好的,而且我认为这必须是个互联网业务,所以我们还处于免费服务用户的初级阶段。
8月最后一天,见10+创业者,污衣派增至130位创始人
上午【漾一】的宗小美过来了,她是地道的北京孩子,是我这些年来见到的少有的能折腾的北京本土创业者——春节那会儿还在处理民工跳楼问题呢,一个30岁的姑娘家,不容易!
濒死重生,9100万估值,投缘帮复盘18个月
今天发的这第101篇日记,我要把【投缘帮】初创的第一个18个月所经历的创业过程和我当时情境下的心态变化全部真实还原出来,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实际案例。序号101,我想取的寓意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意思(事实上我们也知道,压力只可能是越来越大,创业的过程中怎会越来越轻松?)
老王创业日记094
这个周一的一大早,跟【无人机世界】的李洪涛碰了一下,这是我们跟踪了18个月的项目,去年我帮他跟一个老朋友拉了条线,打算一起合投他,现在感觉时机比较成熟了,他的估值也很合理,而且行业里开始有一些战略资源方也想投,在这个时间点上来看,就是水到渠成的一个事情。
共3页,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