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订了【得到】,却什么都得不到?
这周一的上午,中岭燕园基金的吴老板来坐了坐,我把【投缘帮】的情况跟他讲了讲,他们是在医药领域投早期和中期,虽然可能在互联网方面做得不多,但我讲的这一套整体逻辑他是很容易理解的——投缘帮的模式就是个四不像的创业者教育体系,如果非要给个对标的模式,那就是义务办学+校友捐赠,从商业上来说,不是很好的赚钱模式,但对用户端是非常友好的,而且我认为这必须是个互联网业务,所以我们还处于免费服务用户的初级阶段。
134:路演360-严选<心元资本>专场
Steven是前些年征宇介绍给我的老大哥,他在美国一家私人银行做财富管理,他们这个team管理了国内60位客户的累计10多亿美金资产,主要投资于美国二级市场的产品。每次我们见面,我都会跟他讲讲我对行业的看法,他们现在互联网方面的布局主要还是在BAT上面,我跟他讲了我几个月前最初提出的TMD这个概念,提醒他们明年可以关注今日头条、美团、滴滴这些新的标的物,毕竟这三家公司都是未来可能冲击到万亿美金市值的。
老王创业日记133:从360同城帮的成功看大公司内部创业的可操作性
今天上午去了Anna姐的办公室,她在2015年的时候,把360同城帮业务带出来,自己买断了大部分股权,独立创业,让360成了小股东,我找她是因为正好最近家里两台苹果的笔记本电脑坏掉,还有两部iPhone也都有问题,本来最近也说要约她聊聊近况的,这就干脆带了设备上门请同城帮的工程师帮我看看能不能修。
天使轮拿200万,五年没融资涨到4亿,创业者的坚持比资本更重要
这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今天是1024程序员的节日,也是我的合伙人张凯锋40大寿,同时【投缘帮】这轮的第一笔融资款到账,可喜可贺的一天哈。。。。。。这两天排得比较满,流水账一起写。
在沪讲【18个月创业周期论】,刘芹给【投缘帮】的建议,一个草根的8年执念
这一周分别在北京和上海见了我们两位老股东——张震和刘芹,下周准备回来再去清流资本找王梦秋,主要是想把我们近期的一些变化跟他们讲讲,另外也想听听他们对【投缘帮】这个新业务的看法。
头条半年内要IPO,美团与滴滴之间隔着一个摩拜
为什么想起来说这个,就是因为早晨接了一通垃圾电话,照例又是从天津打过来的,但这回居然不是百度的代理商。我很意外,打电话的是头条家的代理!这是我第一次接到推广头条广告的电话,如果是百度或者搜狗、360什么的,我是不会意外的。
携程迟早被美团滴滴爆菊!大公司的傲慢是创业者的机会
周一上午见了从河南来的创业者乔杜,他做的项目叫【梅草风】,这名字是不是很拉风!!其实,他是做蜂蜜的,几周前这个项目曾经上过我们的【路演360】,好像那还是他第一次出来路演。
估值280亿美金,美团刚融资30亿刀,有子弹去打滴滴了
美团最近这轮pre-IPO的融资基本结束了,已经有两三个信息源给我讲过,第一次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是将近一个月前,确认美团这轮能融到大约30亿美金,而前两天又有人来问我是否还能上车,这次想上车的这位,得到的消息是美团很快要close,且至少有25亿美金以上的额度已确认。
【路演360】开始摸索每月一期的严选模式
周四早上6点多,【职畅】的创始人“白菜”就从太原赶到了北京,他是专程来参加我们下午的第1场【创始人必修课】,在总舵的大会议室中,我们组织15位帮内创业者过来听【权大师】的知识产权专家给大家讲讲商标的事情,这个课程已经被我们的小伙伴连夜整理出来,就在下面的链接,请大家自取。
区块链会越来越好!国家应发行【华夏币】取代比特币
我对ICO的未来还是充满期待的,作为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也作为一种新的快速融资方式,ICO自有它的优势,但正因为其超前的模式优越性,所以其适用场景的领域极为狭窄。
【投缘帮】说明书V1.1揭秘创业黑帮的运营规则
前两天发烧,所以也没约太多人,昨天下午给十位创业者讲了讲【18个月创业周期论】,回到家想起来还没完成晗姐给留的本周作业呢,所以今天这个周五也不干别的了,一定要写下这篇关于【投缘帮】的说明书。
我有位大哥,他叫南宫昭仪,也叫李安科
周五就要出发去沙漠了,今晚赶紧把这两天的流水账都交代出来,下次再动键盘就是至少要下周二了。
三板斧剖析【星空琴行】,为什么又是阿里系创业者;顺便说说饭局的机会
这家公司3个月就烧掉5000万,这显然是一次昂贵的试错,而这些钱恐怕并没有烧在提升用户体验或提高行业运营效率方面,而最终复盘得出的却是“以钢琴培训之名行钢琴销售之实”这种曲线救国的策略,恰恰是以销售额为中心而非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价值观。
【游学圈】起死回生的创业过山车;【享法】的新想法
周二上午,【游学圈】的杨巍主动约我,搞得我“受宠若惊”啊,这小子已经很久没露面,每次约他来,他都在外面忙着,还去了一回非洲!等他来了一看,这家伙居然变白了——看来是从非洲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缓过劲来了。
为什么说初创公司99%的“专注”都是假的
周四上午约的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在创业做大学生定制化旅行项目,他们执行力不错,但与【兼果】的方文采遇到的问题一样,被其他所谓的投资人质疑了太多关于校园市场的天花板问题以及盈利模式问题,所以现在也正纠结于去解决这些所谓的问题——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先把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再说。
快速赚大钱的方法都在《刑法》里,不犯法赚大钱的技能在小学课本里
周三早晨见了【趣出行】的张冬冬,这是典型的技术男创业,选了一个非常难搞的方向——提高拼车效率的解决方案。
108:为什么说初创期找合伙人是个伪命题?
周日仍在青岛,今天周一回了北京才有时间补记一下,和【微调查】的高丛又聊了一次,彼此解答了一些问题,我之前对他的状态了解较少,他跟我们交流也不是很多,虽然在我们办公室里办公,但这段时间经常不见人,这次总算是比较清楚的沟通了。
老王创业日记107:恶补四天流水账,新增六伙伴入帮
这篇是周五晚上写了一半,周六早晨飞到青岛,晚上又继续写,还没完事,最终周日才把这周的三四五六(8.16~8.19)这4天的流水账一次补上。
一个真实的股权分配“挖坑”案例;另请大家推荐全栈工程师一枚
实体商业的众筹确实是可选的快速募资方式,甚至运营好了可能是非常好的经营模式,但众筹绝对不是找一群乌合之众来凑份子钱,一定要有深度的运营思考在里面——必须保证参与众筹的人除了出资还要出力,这是最难的,我的经验是,要和很多人商量,最终只让少量人参与,参与的门槛必须足够高,责、权、利都要有非常清晰的约定。但是能把这些都做好的众筹组织者,基本上没有。
初创团队股权怎么分?老王的7:2:1法则
在去台湾之前,有一位创业者朋友在公众号后台给我留言,问了关于初创团队股权分配的一些问题,这问题很普遍,虽然对我来说是个常识,但对于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在初创期该如何分配创始团队的股权,往往是个致命问题,所以今天就要讲讲这个。
共9页,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