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够2000万学费,从【缘创派】到【投缘帮】的转变逻辑是什么

老王创业日记 - 关于投缘帮   |   2017-07-12 全文3486字 1图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老王创业日记

第91篇

2017-07-12 星期三

今天上午去工商局一趟,结果发现因为他们自己做了一个小操作,又没有通知我们,浪费了今天的时间,不能办,明天还得再去一趟,心里默默的问候了体制的老娘,但还是啥也做不了,TMD!

下午去找文心坐了坐,他是十多年的老朋友,当年一起奋斗在中文Blog圈的兄弟,后来跟郭去疾一起创业做了兰亭集势,公司IPO之后又转型去做投资,现在策源创投,我原来以为还要去四合院,结果发现策源搬家到了嘉里中心。

晚上约了寰语学院的郑老师,这次把Teddy也带过去,我们相当于是开一个项目启动会,与郑老师合作的整体思路我已经想清楚,所以今天就是把今后三年的一个规划讨论完毕,确定长期和短期的目标,接下来就分解任务开始动手了。


接下来把【投缘帮】的来龙去脉好好讲讲,很多关心我们的朋友已经问了很久,但我都没来得及详细介绍过,因为,这篇写起来心很累

要说【投缘帮】,必须先讲【缘创派】,在2013年4月,缘创派网站刚上线的时候,我就跟当时的合伙人闫辉说过,我想在缘创派之外再做另一个网站,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投缘帮】与缘创派对应,当时的缘创派是做创业者的社区,而我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想再做一个投资人的社区,投缘帮这个名字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再合适不过了。

后来缘创派做到一整年的时候,2014年的4月底,我从360投资部办完了离职手续出来,最初是想着要怎样去把那个投资人社区做起来,而我自己也是打算就此开始个人天使投资的半退休生涯

也就在这个时候,闫辉开始不断的跟我讲,他觉得缘创派越来越需要我加入,希望我能放更多精力在缘创派,能有更多时间跟他一起做这个事情。闫辉是个自知自觉的人,我们认识十多年,彼此的信任也是足够的。而当时的我,其实还不是很确定我接下去到底要做什么,既然缘创派这个事情在启动的时候我就作为co-Founder参与了,并且最早的天使投资和pre-A轮也都是我领投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项目需要我的时候,我选择全职加入来做,心理障碍实际上是基本没有,于是我很容易的就放弃了从此退休做天使投资的计划,跟着闫辉一起跳进了创业的大火坑!

2015年初,我为缘创派融到的360万美金投资款到位,我们第一次做PR,我就自己写了一篇很有诚意的公关稿《15小时融资2000万,缘创派是如何做到的?》(欢迎大家搜索此文,对照来看)——没错,那些抱怨老王不会标题党的小朋友们看看就知道了,谁说咱不会起标题?而且,这个标题还居然说的是事实。。。。。。

但,只有学费显然是不够的,学费得花掉才行!

接下来,我跟闫辉一起在缘创派这个项目交了很多学费,并且在闫辉退出缘创派之后,我继续交学费,但是我就选了做新业务——投缘帮,直到今天,我自己觉得总算是在一次持续创业中达到了可以去报考大学的阶段(按我的18个月创业周期论,三年就是高考的节点了),当然,18个月的【投缘帮】才刚刚进入小学阶段

讲真,如果现在让我穿越回三年前,我绝对不会跳进来,我会兴高采烈的去做我的天使投资人,低调奢华的赚钱花钱,TMD,谁创业谁是SB啊!

可是现在,SB都当了1000多天,都上瘾了,这1000多天平均每天可是要交两万块的学费啊,如果不继续把这SB当下去一直到成为NB,那这学费可就真白交了。

现在,也许是可以用较为放松的心情去回忆一下,这2000万的学费,我是怎么交出去的,换回来的又是什么

【缘创派】是一个为创业者寻找合伙人而开设的在线社区,后来我们把它从网站升级成了APP,这是第一个大坑,不是说不应该做APP,而是我们当时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跟闫辉两个人,其实都是以所谓产品经理的思维去做了判断,2000万的学费,应该至少有1/3是交给APP了,我们都太重视产品,而没有想过产品后面的运营到底该做什么。

在今天的我看来,产品是什么形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现在二次创业的闫辉可能还是很执着地想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希望他早点从这个坑里爬出来,至少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执念),一个所谓的好产品经理未必就是好的CEO,但反之却是必然的,一个好CEO肯定会是个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公司就是你的产品,而做好一家公司显然要比只是做好一个产品要更难得多,我希望自己这次做的成功产品是一家好公司,至于APP,那只能是交给苹果爸爸的执念了。

直到现在,【投缘帮】都没有做常规意义上的所谓产品,很多人问我,投缘帮有APP吗?有网站吗?我会告诉他们,也许将来我会给投缘帮规划一个网站作为展现的窗口,但你们所谓的产品,已经被融入到业务之中

我们用微信群来解决投缘帮的日常运营,那么我就是把张小龙变成了【投缘帮】的产品经理,这还不够么??????!!!!!!你还想要啥自行车?!

【路演360】是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搞的一个线下活动,至今不到一年,周三将举办的是第33期,我认为这路演也是一个产品啊,谁说一个活动就不可以是一个产品?【路演360】就是一个已经被我们迭代了33次并且未来仍会每周迭代一次的产品。同样的,【创始人下午茶】这个活动,你能说它不是个产品么?我的目标可是天天下午茶哦,那迭代速度,哪个APP能赶得上呢?

我的产品观,在我离开奇虎360之后,在我和号称中国最牛产品经理的周鸿祎say goodbye之后,在我交过了这2000万学费之后,终于,被升级了

【缘创派】APP更新从去年夏天就停掉了的,但服务器一直没停,直到现在还有人在使用这个已经显得越来越“僵硬”的产品,因为这个产品本身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到现在每天都还有创业者在缘创派上成功找到合伙人去一起创业,既然对创业者有用,那我们就不会停掉这个服务

我准备在今年下半年重新投入技术力量来改版缘创派,把我们最近18个月来在做投缘帮的过程中收获的一些产品思路重新注入进去。

关于缘创派的反思以后我会继续多讲讲,现在还是重点说说【投缘帮】。

【投缘帮】最终并非做成我三年前设想的那个面向投资人的社区,因为我后来认识到投资人社区可能是一个伪命题,尤其是在早期投资阶段,国内大部分投资人之间的竞争关系更加激烈,而他们之间的合作却是很难的,这与硅谷的天使投资生态有非常大的差距。

我最初的设想是在这个社区中连接大量的天使投资人和VC中的投资经理,并鼓励大家一起合投项目,很显然这个构思太过于理想化了。国内的天使投资人多数都还比较封闭,担心自己投的案子被别人投,所以他们宁可一个人吃下所有份额,承担所有风险,也不愿意找人分担风险,与别人合投。

在做【缘创派】的过程中,我后来发现了更深层的需求,本来创业者到【缘创派】来是找合伙人的,而最初我们也把帮他们找合伙人作为主要的产品诉求点,但后来我发现所谓的找合伙人其实是个伪需求

创业者在找合伙人的时候,表面上是要找一个人加入团队跟他一起干,但实际上背后的问题是创始人感觉自身仍不够强大,自信心不足,所以他想找人来补他的短板,我觉得这未必行得通,甚至从普遍意义上来讲是不太可能的,你有短板,你的合伙人也有他的短板,他能补你一个短板,谁来补他的短板?而且,如果你对合伙人的要求足够高,那么就发现找合伙人是很难的,但如果一个初创团队在开始的时候找了个很low的合伙人(那确实更容易找到),那么你的团队水平其实就是被拉低了

我现在的观点是,如果我们把合伙人看成是要跟创始人一起过日子的这家公司的一个终身伴侣,那么,太早谈恋爱也是没有用的,总要等到创始人自己成长起来,公司也成长起来,度过了幼儿期和童年期,才需要考虑找人一起过日子的问题,那这个时间点就比较清楚了,按我的【18个月创业周期论】,就是大概在一家初创公司做了两年左右,这时候找合伙人才是对的时候。

早期的创业者需要成长需要互助需要陪伴,不找合伙人的话,自己一个人来承担,还是很难很难的,在这个事情上谁还能帮他呢?最终我们决定自己冲上去帮他们,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投缘帮】,我做【投缘帮】的目的就是解决早期创业者的那三个需求:成长、互助、陪伴。所以,现在的【投缘帮】是以企业合伙人的方式出现的,我们用自己的企业实体作为一个越来越标准化的早期合伙人,与创业者做连接。从表现上,【投缘帮】也可以理解为用“教练+陪练”的形式做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软孵化式的创业服务

从2016年春节后开始,我们正式推进【投缘帮】的业务开展,至今已经有累计将近100位创业者加入投缘帮,用一套越来越成熟的规则来和我们连接,算下来【投缘帮】也快满第一个18个月了,目测成绩还不错,我们与这么多创业者正一起摸索一种新的合伙创业方式,我相信这条路是对的。

欢迎创业者加入【投缘帮】,与我们成为创业路上长期互相陪伴的合伙人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缘创派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