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登泰山与创业的辩证关系

老王创业日记 - 创业方法论   |   2018-06-04 全文2649字 4图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老王创业日记

第201篇

上一周比较轻松些,准备了很久的泰山之行终于搞定,之前的周三周四这两天一共有6位新伙伴加入【投缘帮】污衣派

周二的上午去参加了我们的股东【心元资本】在北京办公室做的一场内部分享会——第3期【元7局】,主题是——知识付费的玩法。除了心元投资的几个相关项目,这次主要是请来【馒头商学院】的创始人王欣来做沟通。

周三上午我跟杨巍去了一位前媒体人做的一个线下的文化体验馆,这源于我之前跟杨巍探讨了我想在艺术文化领域做一个新模式的孵化,他就想到了这个地方,让我去看看。

周三下午办公室里举办【路演360】的同时,我还约了一位很早的粉丝,去年开始创业的望京中央美院的潘老师,他去年本来想做APP,被我劝住了,就只做了公众号和小程序,一年后的现在,他跟我讲,幸亏当时没做APP,现在按我的说法运营了一年,看上去已经是渐入佳境。

我准备以后多找潘老师请教艺术方面的事情,也把我想孵化的那种线下商业模式跟他做了初步的讨论,主要是听听他这个行内人的反馈——他说,如果真能做到3天一个展甚至更高频次,那还是会有些吸引力的吧。

英子介绍了一位新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的创业者——徐宁宁,我们聊过后觉得还挺投缘,她跟我要了一个工位,打算也常驻在总舵办公区里,做一名【投资实习生】

周四下午给二十多位创业者讲公开课【18个月创业周期论】,然后给几个项目盘了一下,因为周五去泰山,所以也不能太晚。


流水账不多写了,接下来还是说说这次泰山之行。

2017年,我们曾经有两次带着【投缘帮】内的兄弟姐妹一起做些稍微有点挑战的事情,一次是7.7走二环,一次是9.9去了库布齐沙漠,也是今晚跟邻居聊天才知道,库布齐沙漠还真是出过事的,他们十多年前的一次徒步就有过死人的经历,我这位邻居还是那次活动的亲历者之一,这么说起来,去年我们就那么跑过去走了两天,也还真是有点儿无知者无畏——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是第一次走沙漠。

今年的6.1,我们又带了【投缘帮】的几十位小伙伴一起爬泰山,选择了夜爬,虽然登泰山的难度不大,但是夜里上去对人的挑战显然比白天要大些。

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总是要搞一些这样的事情来做团建?为啥不老老实实找个地方轻轻松松的玩玩?

但是,创业,本来就不是个轻松的事情啊!

其实每次我们选择一个这样的场景来带着大家去集体活动,都像是在经历一次快速的创业实践——无论是徒步走二环、两天走沙漠,还是夜里爬上泰山,这个经历的过程都跟创业是类似的。

去年我讲过关于走二环和沙漠徒步的逻辑了,这次也说说登泰山与创业之间的关系。

其实只要是足够高的一座山,都是类似的情况,我就只是先拿泰山举例子吧——泰山,有几个关键的节点位置,从山脚下的红门出发,就一条路直接走上去,到中天门,这段路程相对还是比较平缓的。从名字就可以判断出,中天门就是半山腰了,从中天门再往上,就是越来越陡的路,中间尤其有一段非常著名的十八盘,那是传统的登泰山路径中最难走也因而最知名的一段路。过了十八盘,就到了南天门,这基本上就是山顶,但我们要去看日出的地方,还有更高的高度,从南天门继续往玉皇顶去,才可能到日观峰看日出。

我觉得大致可以把登山过程分成三部分

最初是在中天门之下的那段,相对来说难度其实不大,长度也适中,一般人都很容易就可以挑战成功,不过这段路也是足够长,会耗费你至少一半的体力。在走这段路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兴致勃勃,也几乎不会有人掉队。

过了中天门,向南天门进发的第二个阶段,因为随着高度的提升,山路越来越陡峭,所以难度显然比第一阶段至少增加了一倍,而同时因为走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已经至少是耗费过一半的体力,我们其实会发现,在走到十八盘之前可能就把体力耗光了,那么这段路的后半截其实主要不是靠体力在支撑了,已经是在靠意志,靠那一口气。

到了南天门,其实已经算是登顶了,进入这第三个阶段之后有点儿戏剧化,因为我们的目的还是要去看日出的,否则登顶所为何来呢?但这个时候才发现,南天门并不是最高处,从南天门再走到玉皇顶的日观峰,还需要至少20分钟的脚程——但这个时候所有人几乎都处于一种脱力的状态了,这20分钟的路,大家其实是一步都不想走的,都想歇着。最终我们大部队还是一起挪去了日观峰,看完日出还用关毅然的无人机做了大部队的航拍。

回顾这三个阶段,其实与创业要经历的有非常强的相似性——我认为,一个创业公司也需要经历类似的三个阶段——初创基础期,高速发展期,成熟爆发期

在我的【18个月创业周期论】中,这三个阶段,分别对应了三年的时间,也就是每两个18个月,构成一个三年的特定时期。

在初创期打基础的阶段,其实创业的难度并不高,我认为大部分创业者都可以完成,只是有太多人没有把握好节奏,把本该平稳度过的这三年时间,用快速透支的节奏,搞死了自己的业务模型,比如摩拜和ofo,本来业务模型是没问题的,但因为这些家伙刚一上山就认为自己可以靠资本的助推快速登顶,所以全程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往上冲,结果还没等看到中天门,就虚脱了。。。。。。

如果能不急不缓的用正确的步伐,配合科学的呼吸节奏,顺利走过第一程,来到中天门,那么这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虽然会遇到十八盘这样的高难度路段,很多人还是会放弃,可一旦你发现自己能走过去,那就是真正的战胜了自己,来到山顶的南天门,已经算是赢家了。

至于最后的第三个阶段,你能不能看到日出美景,除了在山顶还需要更进一步,迈向玉皇顶,剩下的,还是要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万一天气不好,你还是看不到,那就得多熬一个晚上,看看第二天有没有美景出现——这时候还有一个顺带的体验,就叫做“高处不胜寒”,泰山顶的夜晚,温度可能到零下,所有人都是要租棉衣才行的哦!

我最近有在总结新的认知,不断补充到【18个月创业周期论】里,有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按三段论来分拆,第一个阶段的三年初创期,主要是靠就可以解决问题,达到1个亿的小目标;第二个阶段的三年发展期,要达到10亿级的高度,除了人要靠谱,还要靠,也就是资源;而最后的三年爆发期,你是否能真正的爆发,前面六年的积累当然还重要,但真正达到百亿级的企业,那还是要靠,说白了,就是最终大成的,都是运气使然!

走到中天门,是个人都行;能不能过十八盘,对很多人来说就是瓶颈了,如果你没带足够的水和食物,不能及时补充能量,或者你身边没有小伙伴给你不断的鼓舞和陪伴,你都可能在走到十八盘之前就不得不停下来放弃了,而就算最终这些都没能拦住你,到了南天门,甚至玉皇顶上,你还是可能看不到初升的太阳——这个要看天意啊。

还好,我们运气不错。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缘创派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