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犯的哪些错?用【18个月创业周期论】给【小米】复盘

老王创业日记 - 创业者复盘   |   2018-05-06 全文4978字 3图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老王创业日记

191

上面是18个月以前(2016-11-15)我在知乎上写的某篇文章的截图, 前几天发了全图,但来不及写更详细的内容,就只是先贴上去。周末有空,可以多讲讲我观察到的【小米】创业过程中遇到的节奏问题。

按照我的【18个月创业周期论】来讲,小米到现在恰好完成了一个完整的9年创业周期,也就是6×18个月。事实上,雷军筹备小米这件事是经过了长期的准备的,早年间与魅族的那些过往,就是雷老板在考察市场,我相信雷军当年曾经是真心想投魅族的,或许是黄章的性格使然,所以导致雷老板没有成为魅族的投资人,而雷军也实在是从内心深处放不下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天赐的机会,终于决定还是捋起袖子自己干了。

我印象中,曾经有媒体写过,雷军在2009年末的40岁生日聚餐的时候,喝了好多酒,然后跟当时在一起的人说,他要创业了。

然后经过半年的筹备,到了2010年4月,小米的初创团队才入驻了第一间办公室,同时雷军也拉来了他两位好朋友一起做了首轮的投资人。

小米最早的这两位投资人正巧我都认识,一位是刘芹晨兴创投的老板,他也是我这次创业的股东,另一位是童士豪(Hans),也算是我在启明创投做顾问时的前老板之一,小米最初的机构投资就是晨兴和启明这两家,当时都还是用美元基金来投的。

上面是我在小米官网上截的图。

可能很多人都以为,雷军创业,应该非常快速的成功吧。你们看看,小米的第一款手机,是2011年8月16日,在798开的产品发布会,这时距雷军40岁生日喝的那顿酒,已经过去快两年了。

【小米】创业的第一个18个月,就是在全力做一款手机,仅此而已!

这些年,我总是会见到一些想快速成功的人,这些人可能真的以为成功用不了三五年就行的吧,我只能说,那真是非常差的认知,牛逼如雷军,也要熬下来将近十年,何况是那些草根背景的创业者。

【小米】的第二个18个月,仍然在全力做手机,除了解决产品上遇到的各种问题,还有供应链的问题,售后服务的问题,当然,最终其实都是在搞定一个最大的问题——销量

第一个18个月只是解决了能否正常出货,第二个18个月,要把出货量打到行业一线水准,否则一样要完蛋!

运气不错,尽管遭遇了产品的发热问题、产能不足的问题、甚至经历过芯片商给穿了小鞋儿这样的事情,小米最终还是在走满3年的时候确立了行业一线手机厂商的江湖地位。

小米稳了,雷军飘了。

风口上的猪,被吹上了天。

于是,从第三个18个月开始,犯错误了。。。。。。

我记得到2013年的时候,各种吹捧小米和雷军的报道,已经出现,小米成了神话,公司估值也在投资人的狂热追捧下,很快就超过百亿美金,甚至最终达到400亿美金——别忘了,那时候的小米还是一家创业不到5年的年轻公司,我不相信这时候的雷军和他的团队成员们,还能够淡定。

被封神之后的雷军开始做非常广泛的布局,创业公司小米的周边开始出现了“小米系”,很快的,几乎所有我们可能想到的电器都有了被小米加持过的新品牌,小米电视!小米冰箱?小米洗衣机?小米豆浆机?。。。。。。

小米到底是做什么的?彼时,小米人都无法准确回答这个问题,米粉们很迷茫。

小米的手机做得怎么样了?这个问题也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任何一家企业在经营超过3年的时候,开始做一些多元化的尝试,都是可以理解的,甚至也是有必要的,但这种多元化的尝试应该必须紧密围绕在前三年初创期打下的基础业务的周边,显然,小米在探索多元化边界的时候走得太远了。

事实上,那一波多元化的结果,只有与手机的产品逻辑有紧密关联的可穿戴设备做得可圈可点——做小米手环的公司【华米】甚至已经比小米更早的在美国资本市场完成了IPO,而其他小米生态链上的公司,表现得参差不齐。

听过我现场讲【18个月创业周期论】的同学都应该记得,我提到过,创业的第三个18个月,也就是相当于人生中的18~30岁阶段,这是需要创业公司开始做些更丰富多彩的尝试的,但也仅限于在这个阶段,到了30~40岁,也就是第四个18个月的时候,又需要收心回来,专注于能带来商业最大化成果的某个核心业务,把商业模式真正打开

小米的第三、四个18个月,过得太粗放了。

所以,在第五个18个月的时候,雷军终于提出自己要重新回到手机业务核心上来,这恰恰是在第四个18个月的时候就应该做的,还好,对准备了足够学费的雷老板来说,这还不算晚。

雷军一专注回手机业务,整个小米的状态就再次回升了,毕竟,手机的窗口期还没有完全关闭,而小米的战略投资和更大布局,完全可以等待上市以后再去积极推进。

最后套用我的【18个月创业周期论】来给【小米】的创业做一次简单的复盘,看看从战略上的最优化节奏和路径选择是什么:

1、先用18个月打磨好产品——手机(硬件)和MIUI(软件),同时对初创团队做好磨合。

2、在第二个18个月内,解决掉产品真正上线后遇到的各种软硬件问题,该阶段的核心目标是完成对整个市场的覆盖率,也就是要把手机的销量和MIUI的装机量快速做大。

3、在第三个18个月,继续保持市场占有率的高速增长,并同时开始尝试沿着手机软硬件的上下游探寻新机会,耳机、音箱、充电宝、电源、手环、手表等等是硬件方面的尝试,而APP分发渠道、粘性较高的APP应用、主题桌面等系统工具都是在软件方面应该做的。

4、到了第四个18个月,在市场占有率已经冲到TOP级水准的情况下,要继续保持手机硬件和MIUI的占有率进一步提升,直至达到行业第一名的占有率,且需要与后面的追赶者逐渐拉开较大差距,这个阶段,小米的线上能力应该已经被挖掘殆尽,是时候深入到线下挖掘新的流量来源,并且小米的产品线应该也变得足够丰富,可以把目标用户群扩展到几乎所有手机用户,也只有这样才能牢牢占据行业第一的市场地位,显然,这是小米并未能完成的18个月,原因就在于从第三个18个月开始,小米就过分发散,一直没能收回来。

5、按正常逻辑,第四到第五个18个月之间,就应该去完成IPO,在打通更顺畅融资渠道的同时,也将品牌领导力进一步提升,在第五个18个月开始进行更积极的战略投资和布局,是一家上市公司完全可以支撑的,这样才真的可以去构建所谓的生态链。

6、在第六个18个月,也就是创业期的最后一个阶段,这家公司如果能继续对未来保持更多深入的思考,那么就可以在行业大周期的变化中触摸到二次创业的契机。

现在看来,【小米】在中局阶段,蹉跎了至少一个18个月,浪费掉两年光阴,还好,最终还是走到现在这个高度了,中间也就是多付出了一些时间成本而已。




下面还是要记流水账——

4.28是五一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早晨卫星从深圳来了,他高铁连夜到,直接坐地铁来了我办公室,作为招商银行的长期死忠客户,我很高兴看到招行在一直做不断的创新和尝试。

文采上午也过来了,我建议他把数据再跑多一些出来,现在要融资的话,数据对他这轮的支撑还不够,虽然我对他的团队很有信心——这也是很多机构跟他见完之后的说法,大家都觉得很看好这个年轻人,但也都希望看到团队拿出更多东西来证明当前做的事情是有想象空间的。

下午去了东直门找【春晓资本】的何文老板喝茶,顺便兜售了几个项目给他看看,最近帮里有一些项目逐渐走向preA的阶段,我觉得这几个有了数据基础的项目在把团队做得更完整之后,都会在下半年达到1000万美金的估值水平,也希望他们能顺利融到下一轮,为明年走到上亿的价值区间打好基础。


假期三天也没闲着,放假的第一天上午带着娃们去了【草莓钧】在昌平的营地,午饭后回来就约了从重庆过来的老康——【速位】的创始人康录发,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

在做【速位】之前,老康曾经是一位创业者,十多年前他做的【K68】威客社区比【猪八戒】还早,不过很不幸的是,那一批因为理念太超前,操作模式也太low,都没活下来,除了后来因为突然被政府输血救回来的【猪八戒】,那整整一代威客模式的创业全都阵亡了。

后来老康不知道咋搞的,去跟人合伙做了一家FA,还非常成功,那就是总部位于上海的【方创】,后来北京的【以太资本】也学习了方创的人海战术,那个做法非常有效直接,我到现在都觉得这两家其实不是FA公司,他们应该都是大数据公司。

至今还记得我2007年在东直门住的时候约了老康在楼下某个小餐馆吃饺子的情景,这次见他,感觉比那时候的气色还要好,老康知道我也已经高血压了,就推荐我去学一套道家的功法,比较简单,三天就能掌握,他自己已经身体力行了一段时间,据他说效果不错。

现在老康的【速位】已经走上正轨,经历3年多的初创阶段,开始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近期也在筹备引入更大体量的一轮融资。我给他介绍了【投缘帮】的发展模式,他对【净衣派】这个组织也很感兴趣,而他本人也非常符合净衣派的标准,所以我准备给他留一份。

晚餐后,约了一直想跟我聊聊的一位大工同级校友李康出来散步,正好我们住同一个小区,也算是邻居了。他一直在外企工作,现在也希望能做一些“风险偏好更大”的投资,我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我认为在风险投资早期,投30个以上项目才能知道为什么输,投100个以上的项目才知道为什么可以赢。


假期第二天是4.30,约了另一位顺义邻居吴海澜过来,他现在做一个叫做【谷小谷】的项目,简单说来就是原产地谷物电商,所以他扛了一包黑色的糯玉米给我。

这些年我接触过很多新农项目,我自己也参与过种子轮的种地项目的众筹投资,幸好,那项目还一直活了4年,到现在应该是不亏了,就是【草莓钧】。但农业项目要想赚大钱,非常不容易,做农业的人多少还是需要有一点点情怀,急也急不得,快也快不起。

【投缘帮】里有一位河南的兄弟,做了个叫【天天粮仓】的项目,我跟吴海澜说,如果他后面做得好,我可以引荐他跟【天天粮仓】谈谈合作,后者做的是通路,而吴海澜做的是产品。


周三,是五一假期后开工第一天,上午约了娅迪,她仍是做工服定制,但把项目名字改成了【十三番】,哦,不明觉厉!

她这次来,带了几个问题:

1、是否要做项目整体的品牌塑造;

2、是否能开一个线下体验店;

3、团队现在4个人,感觉大家越来越忙,招人不易,问问我们有什么办法。

我给她的答案很直接:

1、现在还不是做品牌的时候,一个初创期刚起步的事情,也谈不上什么品牌;

2、开线下体验店看起来是用户的需求,但不是这件事的需求,至少不是现在的需求,一个4人的小团队,如果又做线下又做线上,估计会死得很快;

3、不用追求团队的稳定性,留人也不能只靠增加薪水,带着团队不断打胜仗才是有效的带动团队成长的唯一方法,平均每一个能留下来被证明的初创成员,都是在10个曾经入职过的人里逐渐通过优胜劣汰剩下来的,所以,快速招聘快速试错快速淘汰才是正途。

我在白板上给娅迪写了一个今年运营的逐月进度表,期望到年底的时候她能拥有不少于20人的团队和每月20万以上的毛利。她说,以前从来没想过这样的节奏,但看上去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吧。

周三下午有一位从石家庄过来的创业者——【马知府】的创始人马红广,之前本来我们的人有跟他团队中其他人电话沟通过,并且也看了他那份BP,当时内部判断觉得要pass掉的,但我跟他在线上多聊了几句之后就发现是我们的人之前并没有跟他做过更深入的接触,如果只是从外围信息来看,我认为做判断的依据太简单,于是我就约他来北京见个面。

这次见面的感觉就好很多,虽然他也算是草根背景,但至少是我比较希望看到的那种能折腾的人,非常能折腾的人。所以我们直接就吸收他加入【投缘帮】了。

傍晚的时候,【华盖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许莉过来,本是因为【生日管家】那个项目,华盖是除360之外最早的投资方,她上次看到我写的日记(6年前我投的"低频非刚需",现在6000万用户,估值10亿),于是就在线上联系到我,后来才发现,她居然是唐山一中的嫡亲师姐!

我把杜娟叫上跟她一起聊,然后她俩就发现原来从小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长大的,甚至2005年杜娟到北京德勤上班的时候,许莉师姐当时的单位也跟她在同一栋楼里,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啊!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从唐山一中出来也是做投资的师姐,我们一直聊了将近5个小时,她把后面另一个会都给取消了,我们也忘了有晚饭这回事。。。。。。我们准备在下周去师姐的办公室找她补上这顿饭。


下周四,5.10,下午,我会在总舵办公室给创业者们讲【18个月创业周期论】,近期刚刚入帮还没来得及听过的小伙伴,请一定要来听,这是【投缘帮】的入帮必修课。

连讲了两次【小米】,下次该说到谁了?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缘创派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