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创业日记012:二合一篇,两天见了10多位创始人;【路演360】第17期

老王创业日记 - 关于投缘帮   |   2017-02-22 全文5502字 2图 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昨天没写也没发,这两天居然被好几个朋友催更,想想起点上那些连续写了好多年的大神,每天被一堆读者催更的感觉,也是醉了,终于理解为什么他们经常出什么二合一大章了,原来是欠账要还。

先把周一没完成的作业交一下吧,上回说了要介绍【尚脸科技】,这是去年秋天加入投缘帮】的一个项目,我们跟了他将近半年了,创始人湖湖是75后的连续创业者,最初是在大连创业,加入投缘帮之后我们劝他来北京,在我们来广营的总舵办公,他把老婆孩子扔在大连就跑过来,不过每隔一两周还要回大连一趟看望家人,也挺折腾的,幸好他爱人也不是一般人,本身也在尚脸这个项目里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对他的创业有极大支持,换了一般人可能家里早就闹开了吧。

刚开始,我是帮他梳理整个业务逻辑和节奏问题,他在加入投缘帮之前,已经有一定的流量基础,当时在美拍6万多粉丝,我记得最初跟他讲,一定要同时在今日头条秒拍等多个平台一起做内容运营,他当时坚定的认为,只有美拍是最适合他的,不想做其他平台。结果后来某一天突然跑过来说,秒拍的用户质量也不错啊,头条上了一下还赚了点分成。。。。。。我原来以为他不是一个从善如流的人,看上去挺偏执的一个家伙,却也很快就能get到新技能嘛。

现在的尚脸在美拍和秒拍上的总粉丝量已经超过30万。湖湖之前坚持做了一件我认为是无比正确的事情,就是每周至少做三段视频发上去,两天一条,已坚持了将近一年,现在所有视频的全网播放量已累计超过8000万,他这个都是短视频,用户90%以上都是女生,我觉得还是做得很精准的。

今年春节前,他跟我提,有朋友想投他,看这个时候是否启动一轮融资,当时正好我们有几个项目都打算一起上蚂蚁天使众筹平台,所以也让他就在那一拨一起去做众筹的准备。

最近我们把他的融资策略改成6万一份1%的集中众筹方案,希望找到的是那种能够真正对项目有帮助的有经验的投资人。昨天问了一下,应该是已经有7份确认(包括【投缘帮】也会追投一份,还有某著名C轮创业公司的cofounder投了3份等等),我给他的建议是融10万美金以内就够了,看样子问题也不大了,这应该是今年开年以来投缘帮小伙伴中第4个完成融资的,也算是开门红吧。

~~~~~~~~~~~~~~~~~~~~~~~~~~~~~~

补完周一的,继续补周二的。。。。。。

周二上午约来了之前见过的【章鱼客】创始人朱穆天,把他的整体模式梳理了一遍之后,发现我现在面向类似模式的套路越来越6了,找机会真可以详细探讨一下共享经济的未来嘛。

【章鱼客】是要做面向K12的编程教育,这个领域之前有人做,我只问了问朱穆天,是不是真心喜欢做,只要是真心喜欢,我觉得至少能坚持很久,至于中间要遇到的各种困难,反正还没发生,也别想太多。

聊完了,朱穆天就签了投明状,加入了【投缘帮】,然后就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他居然和投缘帮里另一位小伙伴,【兼果兼职】方文采,是校友,而且他们是有同一个很重要的导师,甚至,这俩孩子都是从内蒙跑去三亚上学的老乡。文采跟我说,他现在真的信缘分了,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叫投缘帮了,哈哈。

我让文采帮我跟他们那位海南的老师连线,我说我要感谢老师培养了两位创业者给我们,据说这位老师培养的创业者还有很多,我决定4月去三亚拜访他。

~~~~~~~~~~~~~~~~~~~~~~~~~~~

午饭吃了俩包子,发现北京居然下雪了,因为约了【宝咚】赵琳在安贞那边,就冒雪跑过去,这个项目的种子轮是朋友投的,之前我好像提到过吧,上周三赵琳来过我们【路演360】现场,当时只是给她简单讲了一下我对初创期的一些看法,对她项目的具体情况没有太多建议,这次就决定把她的事情好好盘一下。

【宝咚】这个项目的出发点本来是想做有宝宝家庭的闲置物品交换(交易)的,作为家有两个娃的父亲,我对这个需求是比较认同的,但是对团队当前的做法我给了一些自己的建议。他们现在刚做了半年,自己要维护一个仓库,因为要从用户手中收上来一些闲置物品,还要随时让用户来看货,那个小仓库很快就不够用了。

我对这个事情的担忧主要是现在团队正往电商方向走,我其实不太认同,因为是二手货品,既不能标准化,也没有量,其实很难做成有规模的交易平台,现在团队已经开始做些小范围的团购,我觉得这个已经背离了初衷,用户需求和场景都发生变化。如果真是逐渐放弃原来的逻辑,就做母婴电商,那还有什么优势?

作为一名野路子耍了20年的老中医,我给赵琳开了一副处方:

1、重新调整定位,针对富裕家庭用户,针对核心城市中产及以上水平的家庭主妇群体,坚持做交换,而不是做交易,把交换做成这部分用户线下社交的一个场景

2、重视线下,坚持长期做基于高端社区或商圈附近的线下活动,打出活动品牌和服务品牌,频次是每周至少一两次,每年上百次

3、线下用户转回到线上做社区,围绕这部分用户需求,提炼活动内容再传播,并逐渐扩散到上海,在创业的前三年,就老老实实把核心城市吃下来

4、三年目标,拿下一万个家庭资产在1000万美金以上的用户,各种商业模式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会自动找到她了。

至于团队是否吃得下这副药,我可就管不到了,反正她还没加入投缘帮,我只能先帮到这了。

~~~~~~~~~~~~~~~~~~~~~~~~~~~~~~

回到公司,【舞客】武岳带来一个好消息,说有一家机构已经在准备DD了,另外精一天使公社那边也有投资意向。我们都很替他高兴,这家伙是一个痴迷街舞的疯子,13岁开始学街舞,现在差不多30了,你算算他跳了多少年吧。

武岳是一个纯草根,就是典型的那种连大学都不上,就因为自己的爱好而一直坚持搞了很多年的创业者,不到20岁,就在老家开街舞工作室,折腾这么多年,他说自己教过的学生都快上万了,我觉得就靠他现在的学生,种子用户就不缺了。

春节前,投缘帮里另一个与街舞有关的项目【嗨范儿】也拿到了一笔种子投资,希望【舞客】也快点拿到投资,让好事成双吧。

~~~~~~~~~~~~~~~~~~~~~~~~~~~~~~

眼看又到凌晨了,刚把周二的补完,这完全是十多年前熬夜写稿天亮必须交的那个节奏啊。。。。。。。

周三早晨一口气约了三位小伙伴来,分别是【keeptrying】祝泽程【租次元】姚舜禹【觅闲】张晨,这三位都是上周五参加过我们第1期【创始人下午茶】的新朋友,今天约过来是想看看他们是否适合加入到投缘帮来,除了把他们的项目盘点一下,关键还是把创业的节奏和长周期性让他们自己先有个清醒的认识。

Keeptrying觅闲,这两个名字我都觉得需要改改,从字面意思估计大家看不出这俩项目都是干嘛的吧。Keeptrying,是做短期游学的(之前谁能从他这个名字想到的,请找我要红包,我绝壁不信你能从那名字想到这个方向上去),觅闲嘛,你们猜是干嘛的?我干脆就不要讲了,哈哈。

~~~~~~~~~~~~~~~~~~~~~~~~~~~~~~

刚给三位小伙伴上完18个月周期论的课,Jason老兄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几乎都忘记了中午已经约过他在【路演360】场地楼下吃赛百味,其实我还约了【职前辈】王惠过来挨骂,王惠已经在办公室了,我就带上她一起去望京启明国际大厦

在赛百味吃了午餐,给Jason老兄和王惠互相引荐了一下。Jason说要监督我每天写日记,我觉得他应该每天打赏几块钱稿费给我。。。。。。

Jason=殷建松,他前段时间写了一本书《从零到英雄》(Zero to Hero),当时是找我在前面写了推荐的序,我对Jason老兄做的事情也挺感兴趣,他最近两年一直在致力于帮助大学生创业者的事情,做了一个项目【校园VC】,我们还一起合作孵化了一个项目,就是去年底之前加入投缘帮的关毅然【骇客山谷】。

吃饭的时候,Jason提到他也打算在中关村那边搞一个类似我们【路演360】这样的活动,准备放到每周二,欢迎在村儿里的早期项目参加。我也跟他和王惠详细讲了我对【路演360】的规划,希望能对他有些借鉴意义,做活动是非常重的事情,是线下服务,打磨的周期可能更久,所以一定要坚持。

~~~~~~~~~~~~~~~~~~~~~~~~~~~~~

下午一点半,我带着王惠上到12层,给她上了半小时的批斗会!

【职前辈】是最早加入【投缘帮】的七个项目之一(将来我们也搞个投缘七剑客吧,哈哈)。王惠是几年前被360校招进去的一批苗子,我对那两年的360校招很有些印象,因为那个阶段加入360的好多人都出来创业了,而且都做得不错,我见过好几个,都还挺有意思。

2015年底,我在【飞虎队】(360离职群)里发现王惠在散发自己创业的项目,于是就约了她见第一次面,当时她连合伙人都还没有,正准备拉360的另一个小伙伴出来,我当时判断那个小伙伴不会出来,果然,过了春节就发现人家不离职。王惠那时候就突然变成跑单帮的了,我说我来帮你梳理一下吧,当时我正在筹备投缘帮的事情,王惠就成了最早的小白鼠,2016年春节前我就问过她是否愿意加入即将成立的投缘帮,是否愿意用股权跟我们绑定在一起,王惠应该算是最早say yes的一个。

王惠是标准的90后。是360出来的,我就觉得是缘分,所以去年3月底投缘帮进行第一次签约的时候,她就成了最早签约的7个人之一。当时的【职前辈】连想法都还是不成型,最初她还想做APP的,被我拦住了,我说你也没啥银子,就先在微信上搞个几十万用户吧,这才说明你提供的服务有价值,然后再考虑APP的事情也不迟。

后来【职前辈】的公众号慢慢做起来了,几个月时间,从几百个到几万个粉丝,我们也帮她众筹了一个种子轮,最近可能要融天使了吧。如果说到在投缘帮里我们观察最久的项目,【职前辈】无疑是很典型的一个,这是共享经济的标准模式,把职场中一些很有经验的人找出来,请他们给职场新人们讲讲各种感悟,就这么一个标准的简单场景,我眼看着王惠来回来去折腾,这就是标准的创业啊,你想得再好再完美,真正动手做的时候,还是一头包。

今天找王惠回来批斗,是为了让她坚定接下去把活动运营做好的决心,下班的时候据说王惠已经预定了我们大会议室的周日时间,看样子是马上就开搞的节奏,嗯,我对360出来的人最不担心的就是执行力了,杠杠滴。

我给王惠定的任务是,2017年,搞定100位职前辈做线下分享会,线上社群积累到10万用户,而总运营成本不得超过10万块人民币。这个任务我觉得如果是我自己来做,也肯定能做到,她比我年轻12岁,应该比我更容易做到吧,这一看就是体力活啊!

~~~~~~~~~~~~~~~~~~~~~~~~~~

两点钟,【路演360】开始了,我让还没回去的王惠也坐了一个位置,并且鼓动她提了几个问题,因为我想试验一个想法——是否可以让创业者来当路演的评委呢?

路演的还是6个项目,其中有两个是AR/VR相关的,有两个是K12领域的,一个动漫方向,还有一个是后来我约到公司继续聊了聊直接就加入了投缘帮的【极限之路】,是做极限运动平台的。

有几个投资机构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我问了一个基金的负责人,这些路演的是否是他们想要的项目,他们觉得只要估值合适,还是都很愿意深入了解一下。我想我get到了,呵呵,估值,是的,还是要坚守低估值的策略,估值过高的项目就是不适合我们

路演结束就想走,有个项目非要拽着我聊几句,然后我就发现果然是需要下猛药的一个。这家伙产品还没上线,已经花掉30多万,而且据说要等再一个多月,继续花10来万才能上线,我就跟他讲,这个成绩在我们【投缘帮】里是绝对不及格的!所以,本帮主不能收你。他说他继续挺的话,还能活6个月左右,现在他团队10人,合伙人都不拿工资,每月成本仍需五六万,我的药方确实猛了点:

1、裁员,降薪,留出能活到今年年底的钱;

2、放弃做app,先做运营,等运营模型跑通,再看看是否需要转到app;

3、找用户去众筹100万人民币(其用户群体是中产阶级家庭)。

~~~~~~~~~~~~~~~~~~~~~~~~~~

带着跑来路演现场找我的张越和刚路演完的【极限之路】创始人王天乐一起回了公司,我给他们一起分享了18个月创业周期理论,然后两个小伙伴也一起加入了【投缘帮】

张越是连续创业者,算是老朋友。上一次创业在三年前,他就是缘创派的用户,当时的项目叫银豆网,是P2P模式,2013年,在缘创派上找了几个合伙人一起开干,后来把公司卖了又转做现在的新项目,又有大半年时间了。

这家伙前些天听说我们搞了投缘帮,就想来问问是啥情况,我跟他说,我们要持股2%,他就问我能提供啥服务,我说我不是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啊兄弟,我们是合伙人!合伙人!合伙人!我们和创业者是同一方,不是第三方,更不是对立方。立场决定价值观,我觉得很有必要找机会把投缘帮怎么做都开源出来。

今天盘了一下,发现张越虽然已经是至少第二次创业了,在某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上,还是掉坑里了,幸好还来得及补救。

【极限之路】王天乐,本身就是一个极限运动的爱好者,所以他做这个方向是没问题的,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方向会被很多人误认为很窄,因此会不会动摇了创业的信心?我把创业的长周期性跟他们都讲了讲,希望这两位小伙伴都听进去了吧。

我对极限运动的看法是这样的,首先还是需要有一批能带动这个市场,教育市场的人出现,这些人现在已经在各种极限运动俱乐部中存在,但这些人需要的服务是多样化的,是深度的,在这块确实没有什么人搞,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说这就是什么蓝海,我更愿意把这个事情当成我在上一篇中提到的【无人机世界】这类的项目,这就是一个要慢慢苦熬的事情,但只要你真的专注做了三五年下来,谁敢说你做的事情没价值?!

好吧,喜欢潜水的妹子们,放送一波福利:

王天乐,90年,

性别:男,

爱好:女,

【自由潜水】重度用户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缘创派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