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99%的创业者都不会学习?三个要素【心态、方法、环境】
在现在这个指数型增长的社会里,“终身学习”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一个话题,除非你能离群索居,否则你会不断的遇到超出你认知范畴的新事物,而面对这一切,只有持续学习,不断提高认知水平,才能让你在这个飞速变化的社会中生存下去。
【路演360】开始摸索每月一期的严选模式
周四早上6点多,【职畅】的创始人“白菜”就从太原赶到了北京,他是专程来参加我们下午的第1场【创始人必修课】,在总舵的大会议室中,我们组织15位帮内创业者过来听【权大师】的知识产权专家给大家讲讲商标的事情,这个课程已经被我们的小伙伴连夜整理出来,就在下面的链接,请大家自取。
干爹让你转;碰壁不得不转;诱惑引你瞎转——转型的三个姿势
早晨约了【漾一】的宗小美,上次我在一篇日记里有提过她的,我们预留了【污衣派】的第128号给她,她之前对入帮有些疑虑,这次是更深入来了解了一下,我是非常喜欢跟她聊天的,于是本来约的是半小时简单聊聊,结果就一不小心整个上午都过去了,原定早晨9点开始的私董会我也没去参加。
区块链会越来越好!国家应发行【华夏币】取代比特币
我对ICO的未来还是充满期待的,作为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也作为一种新的快速融资方式,ICO自有它的优势,但正因为其超前的模式优越性,所以其适用场景的领域极为狭窄。
【投缘帮】说明书V1.1揭秘创业黑帮的运营规则
前两天发烧,所以也没约太多人,昨天下午给十位创业者讲了讲【18个月创业周期论】,回到家想起来还没完成晗姐给留的本周作业呢,所以今天这个周五也不干别的了,一定要写下这篇关于【投缘帮】的说明书。
119:沙漠徒步得到的创业感悟
为了防止迷路,经常抬头看看天还是很有必要的,尽管有时候那并没有什么卵用——恶劣的天气里,白天看不到太阳在哪里,晚上也可能看不到星星——但无论如何创业者都必须学会夜观天象,在出发之前,先有足够的战略级别的思考,是很重要的。
我有位大哥,他叫南宫昭仪,也叫李安科
周五就要出发去沙漠了,今晚赶紧把这两天的流水账都交代出来,下次再动键盘就是至少要下周二了。
三板斧剖析【星空琴行】,为什么又是阿里系创业者;顺便说说饭局的机会
这家公司3个月就烧掉5000万,这显然是一次昂贵的试错,而这些钱恐怕并没有烧在提升用户体验或提高行业运营效率方面,而最终复盘得出的却是“以钢琴培训之名行钢琴销售之实”这种曲线救国的策略,恰恰是以销售额为中心而非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价值观。
效率、质量、规模,我这“老一辈”眼中的互联网三板斧
还是说点儿正事吧,最近俩月,我在和新加入【投缘帮】的小伙伴们做例行讨论的时候,总结了关于【连接】的一些思考,而【连接】正是互联网的本质,所以说这些思考也算是关乎互联网这个行业内核的一些东西。
8月最后一天,见10+创业者,污衣派增至130位创始人
上午【漾一】的宗小美过来了,她是地道的北京孩子,是我这些年来见到的少有的能折腾的北京本土创业者——春节那会儿还在处理民工跳楼问题呢,一个30岁的姑娘家,不容易!
114:提前剧透【创业实习生】计划,欢迎抄袭!
【创业实习生】是去年底我想到的一个点子,起因是当时有几位刚刚起步的创业者跟我提到,他们对创业起始需要做什么以及怎样做都两眼一抹黑,这个找人问也问不来,而且有人提到,要是早知道创业是这样的,就不创业了。
【游学圈】起死回生的创业过山车;【享法】的新想法
周二上午,【游学圈】的杨巍主动约我,搞得我“受宠若惊”啊,这小子已经很久没露面,每次约他来,他都在外面忙着,还去了一回非洲!等他来了一看,这家伙居然变白了——看来是从非洲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缓过劲来了。
天使投资是种地的,VC是打猎的,战略投资都是养猪的——说说投资的商业模式
周一是七夕,中午请全公司去看了场电影,算是过节,下午带海荣回机场送他一家三口回广州,一天没约什么人,所以今天有时间来专门讲讲天使投资、VC投资和战略投资之间的差异,对于这三种模式的理解,我之前曾经多次与人讲过——
为什么说初创公司99%的“专注”都是假的
周四上午约的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在创业做大学生定制化旅行项目,他们执行力不错,但与【兼果】的方文采遇到的问题一样,被其他所谓的投资人质疑了太多关于校园市场的天花板问题以及盈利模式问题,所以现在也正纠结于去解决这些所谓的问题——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先把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再说。
快速赚大钱的方法都在《刑法》里,不犯法赚大钱的技能在小学课本里
周三早晨见了【趣出行】的张冬冬,这是典型的技术男创业,选了一个非常难搞的方向——提高拼车效率的解决方案。
109:为什么还没把李笑来抓起来?
周二出门没看黄历,早晨车胎爆了,还好特斯拉有非常好的服务,免费来人给换了车胎,中午赶去中关村,约了好久没聊的璐总,一起吃午饭,其实是去恭喜她,搜狗终于快IPO了,我跟她讲,搜狗有希望走到500亿美金以上的市值规模,再多坚持几年,会有非常好的结果。
108:为什么说初创期找合伙人是个伪命题?
周日仍在青岛,今天周一回了北京才有时间补记一下,和【微调查】的高丛又聊了一次,彼此解答了一些问题,我之前对他的状态了解较少,他跟我们交流也不是很多,虽然在我们办公室里办公,但这段时间经常不见人,这次总算是比较清楚的沟通了。
老王创业日记107:恶补四天流水账,新增六伙伴入帮
这篇是周五晚上写了一半,周六早晨飞到青岛,晚上又继续写,还没完事,最终周日才把这周的三四五六(8.16~8.19)这4天的流水账一次补上。
一个真实的股权分配“挖坑”案例;另请大家推荐全栈工程师一枚
实体商业的众筹确实是可选的快速募资方式,甚至运营好了可能是非常好的经营模式,但众筹绝对不是找一群乌合之众来凑份子钱,一定要有深度的运营思考在里面——必须保证参与众筹的人除了出资还要出力,这是最难的,我的经验是,要和很多人商量,最终只让少量人参与,参与的门槛必须足够高,责、权、利都要有非常清晰的约定。但是能把这些都做好的众筹组织者,基本上没有。
初创团队股权怎么分?老王的7:2:1法则
在去台湾之前,有一位创业者朋友在公众号后台给我留言,问了关于初创团队股权分配的一些问题,这问题很普遍,虽然对我来说是个常识,但对于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在初创期该如何分配创始团队的股权,往往是个致命问题,所以今天就要讲讲这个。